校友文苑|我是你的信徒

發布時間:2019-07-11作者:訪問量:10

我的人生字典里有一個名詞,于我意義特殊。它走過九十年風風雨雨,碾進歷史的沼澤,歲月未改它的模樣。它如車轍般在我的生命軌跡中翻滾而過,覆蓋在我貧瘠的流年里,溫柔了我單薄的歲月,厚重了我的肩膀。沒有它,或許我會裹足不前,或許我會輾轉流連。

它,就是安徽大學。

  

  

有時候我會忍不住希望,我在安大這三年的林林總總只是一場很長很長的夢,我舍不得睜開眼。夢里有開到荼靡的廣玉蘭花樹,有喧囂歡鬧的大一新生,寬廣的操場和新刷的雪白起跑線。

或許若干年后,我再次踏上安大的土地,我不再是當初青春飛揚的學生,而是別人眼中的普通人。不過我想,在我眼里,當年的自己還是不一樣的。我會在早上去圖書館占座,會在周末做志愿活動。我還是不想變得碌碌無為,營營役役。

我永遠也忘不了那個時刻——我在窗邊坐下,窗外陽光正好,摩挲的花樹投下細碎朦朧的斑駁光影,圖書館里的人神情淡然地翻著書或者奮筆疾書。我會在心情陰郁的時候摘掉帽子站在濃厚瑰麗的夕陽之下,會在每個四下無人的夜晚奔跑,跑完內心盡是坦蕩與善良。

一切塵埃落定,簡簡單單的你,簡簡單單的我,如同三年前我和安大的那次初遇。生活給我精心策劃了一個個驚喜,絢爛了我曾經疲于奔命的日子。當我收到安徽大學的錄取通知書時,一個恍惚,好像等了很多年。

  

  

猶記得小學二年級時,老師上課時為了活躍氣氛,給我們出了一個腦筋急轉彎:“兩個胖子,打一個城市名。”我靈機一動大聲搶答:“合肥。”

當我來到安徽,霎時明白:或許我與安大的不解之緣就在那一刻落地生根,牢不可破。

進入大學前,我形單影只,沉默寡言。安大“至誠至堅,博學篤行”的校訓帶著緘默的密訊,進入了我敏感而古怪的心。同學間毫無間隙的交心,如無風夜晚的雪花,靜靜積淀在我沉寂已久的心里。

那些轉瞬即逝的悸動,不了了之的遺憾,終將風輕云淡。那樣單純的歲月,那樣豐沛的時光,悄無聲息地淌過,只在生命中留下大片的殘影。

  

  

我與安大相愛,情懷從未離開。而我走的路,與“人文,商道,責任,創新”殊途同歸。我平息了青年躁動奔涌的熱血,在生活的磨礪下,順著既定的軌跡摸到社會主義的脈絡,于是我從幼稚變得成熟,從輕狂變得收斂。通過努力,我終于加入了心心念念、朝思暮想的共產黨。如纏絲入心,剪不開,扯不斷。

我揮灑著如皓月般輕盈的青春,投入五彩斑斕的大學生活中。而安徽大學這塊美麗的拼圖依偎在我生命中,再也無法剝離。探賾尋隱,鉤深致遠,我上下求索終不倦。在乏善可陳的校園里,我整日浸泡在圖書館里,研精覃思,精研求知。我在大學讀了一些書,書中的道理早已融入我的骨血之中。“安徽大學”穿行于我的世界,驅散了我的迷惘。不著痕跡,卻春風化雨。我在各種馬拉松比賽中釋放熱情,聲嘶力竭卻又樂此不疲。潛藏在身體里蝕之不滅的熱情,漸漸匯入我奔騰的血液中,沉甸甸地壓在我的身上。

  

  

多年過往,像一幀幀舊照片倏忽浮現。抹不掉,不褪色,力透紙背。年輕的時光里,我在夜里挑燈夜讀,鏖戰于晦澀難懂的論文。那時的你追我趕,沖鋒陷陣,拼湊成一段酣暢淋漓的時光。我們看似樸實無華的外表下,卻激蕩著深邃的靈魂。

生活或許差強人意,但那段時光卻在我靈魂中烙下深深的印子,被我放進記憶里,延續在現實中。我的堅持如刻刀一般,雕刻的遠不是一個名詞,而是一個世界,一個無法安放的夢想。我的前半生,遇到了許多人,許多事,緣分皆朝生暮死。而我與安徽大學之間,緣分像是一條生生不息的河流。

安徽大學從來不曾衰老,它站在回憶里站成了學校黃昏時無人留下的寂寞與孤獨。不知名的樹木首尾連接地覆蓋了城市所有的蒼穹。陰影里有遲來三年的告白。或許我畢業之后,會在某一天,一個尋常的時間點,毫無征兆地重新與安大相遇。

  

  

安大,在遇到你之前,我不諳世事,懵懂度日。遇見你之后,我生活漸豐,向上積極。安徽大學,你是我慢慢余生中斬釘截鐵的夢想。你貫穿我山河,似暮色沉溺,若暗燃星火,所有浮生萬千的面孔里,我只喜歡你。你就像一條皮亞諾曲線,遍歷了我心房的每一個角落。橫貫東西,穿行南北,愈演愈烈。

正如七堇年所說:即使歲月以刻薄與荒蕪相欺,我也會繼續與生命的溫暖與靜美相愛。從現在起,星河長明,凡是過往,皆成序章。愿明日霞光萬道,安大照我策馬奔騰。春秋十載滿風雨,依然詩酒說年華。

  

  

本文作者

金欣怡,商學院2016級電子商務專業本科生。

返回原圖
/

凯时平台官网 |www.kb88.com凯时